代理利哥从心底奔涌的炽热岩浆

从心底奔涌的炽热岩浆

来到武汉后,代理利哥结识了许多奋战在抗疫一线的新战友,“朋友圈”里医生和护士的动态渐渐丰富起来。

“朋友圈”里一张再朴素不过的照片,吸引了记者的眼球。

那是一双看不出本色的迷彩鞋,被风干的水泥浆紧紧包裹,像刚从泥塘里爬出来的两只鳄鱼,挨在一起晒着太阳。照片配的说明也很简单,只有短短36个字——

穿着这双鞋的脚,踏进了水泥地,变硬了穿不了,却成了一个记忆、一个化石、甚至一个丰碑。

读完,一连串问题从记者脑中冒出来。这是谁的鞋?放在哪里?为什么会踩进水泥里?

随即拨通军医罗虎的手机,才得知这首“七行诗”背后的“夜行奇遇记”。

2月初,火神山医院交付。为尽快收治患者,在外围辅助设施尚未完工的情况下,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的医护人员就争分夺秒开始救治病人。

2月10日晚上,队员胡世颉从驻地赶到火神山上夜班。下车后,胡世颉走在最前面,和战友们一起摸黑往重症医学一科病区走。突然,他一个踉跄,大喊一声:“别过来!”跟在胡世颉身后的战友们都愣住了,顿时收住脚步。

软绵绵、湿漉漉,像踩进“浆糊”里一般,当双脚一左一右顺次陷进里面时,胡世颉心里一惊。

原来,从医院门口通往病区的路面正在施工,没来得及安装路灯和警示标志,也没工作人员临时拦阻。一脚踩上刚铺设浇筑的水泥路面,胡世颉哭笑不得:迷彩鞋和迷彩裤脚上,已经裹满水泥浆,一步一留印,自己都被逗乐了。

“回驻地换洗是来不及了,只能赶紧打电话请接下一班的战友帮忙带双鞋来。”胡世颉迅速定下“解决方案”,脱下“水泥战靴”,摆在病区门口,穿上鞋套,准时迈进病房接班。

当晚下夜班后,胡世颉发现,正施工的水泥路已经“亡羊补牢”,拦了起来。看着留在上面历历在目的脚印,他笑了,仿佛水泥变硬后能“封住”新冠病毒。

第二天,同为重症医学一科军医的罗虎听闻战友的“趣闻”后,专门为那双已经风干的42码迷彩鞋拍了一张照片,还配诗一首。

在病魔面前,治愈病患的,不只是军队医护人员们的精湛医术,还有他们的大爱情怀。

医之大者,济世救人。战士冲锋,是本能的姿态。诗人吟诗,是情感的升华。在火神山医院,记者还读过很多军队医护人员写的诗。在高强度、高风险的工作之余,他们有感而发、随手写就的质朴诗句,总能引发读者内心深处最真诚的共鸣。

记者问胡世颉有什么心愿。他回复:待到樱落时,征人归故乡。

火神山没有诗人,只有医护人员从心底奔涌出的炽热岩浆。那些诗句、那些心愿就写在火神山一间间病房里、一张张病历上。

(责编:陈羽、黄子娟)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modernhug.com